创作这批作品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国家主流艺术创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19-10-23

图片 1

  人们在很多展览现场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某水平不高的画家在举办展览的时候,总能邀请到众多企业家、评论家。每每出现这种情况,不禁会听到这样的感叹:当下的艺术圈究竟怎么了,艺术的底线究竟在哪里,艺术家的底线又在哪里?

经常有人跟我说,希望能给某某画家写篇评论文章,并特别补充强调,他的市场不错。似乎一句市场不错,就证明了一切,就是在间接告诉我们他画得有多好、水平有多高。从中或多或少能感觉到那份对学术的轻视甚至不屑,以及市场与资本对艺术的偏见和傲慢。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狠狠地回复一句:只做好市场就够了吗?倘若画家没有学术地位,作品不具有学术价值,市场再好有什么用?市场当然是有用的,至少可以赚到大把的钱,但市场与真正的艺术无关,与真正的学术以及艺术史无关。的确,当前有很多这样的画家,其中也包括一些自称内行但实属门外汉的画商、经纪人等,均把市场作为衡量画家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尺。作品有市场,能卖出个好价钱,就认为其成功;作品没市场,卖不出好价钱,就认为其不成功。奇怪的是,这种观念并未随着人们对市场认识的逐渐清醒而有所消减、淡化,恰恰相反,随着金融、资本等的介入,却在一天天地加重、蔓延。而对于很多画家来讲,明明知道过度商业化会对艺术创作产生严重的侵蚀,也会大大限制创作自由,明明知道过分市场化很可能会导致思想的低智化、创作的低俗化,却还是心甘情愿地向市场屈服,被资本左右。久而久之,便再也找不到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身上所本该具有的那种感觉和状态,相反,一开口便是所谓的车子票子,一出手便是所谓的套路习气行活大路货,却仍然大言不惭,美其名曰个人风格。面对这样的画家及其作品,越是反映说市场不错,就越要高度警惕。尤其对于学术界,对于有良知的评论家来讲,在进行评论之前,越要谨慎,仔细甄别。无论是对画家的品行,还是其作品的水平,都要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然后再做决定,到底值不值得为其做评论、写文章。当然这里涉及评论家自身的学术姿态问题。作为评论家,一定要有格调、操守和节制,不能好坏不分、黑白颠倒,甚至有意混淆视听,毫无原则底线,见钱眼开。而说到当下的学术界,其实一直都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即对市场特别火爆的画家,无论是史论家,还是评论家,他们在进行史料撰写、学术整理时,都尽量予以回避。为什么会这样呢?平心而论,目前中国的书画市场泡沫太大,并非一个正常的、纯粹意义上的艺术品市场。过度包装、恶意炒作、虚假营销等行为屡见不鲜,甚至已成普遍现象。毫不客气地讲,当下中国的书画家,无论是其对外的推广宣传,还是作品的市场经营等,存在着太多不同程度的虚假操作行为,尤其在市场经营方面水分更大。作为严肃的、公正的、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美术史书写、学术检验,市场因素很难作为其参考的依据。尤其在目前,学术评价体系跟市场价格体系不存在直接或必然的联系,举凡以市场因素作为重要参考依据来进行史料说明或学术评判的,都很难令人信服。而只有当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真正走向正轨、恢复理性时,市场提供的数据及相关资料等,才会具有可信度。所以说,对于那些在学术上还未找到位置,作品还欠缺学术性的画家来讲,即便市场做得再好,也没有用,只能是暂时的,折腾一阵子过后自然就偃旗息鼓,甚至销声匿迹了。应该坚信,艺术品的价值体现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学术评判上来,回归到作品的学术性上来。换句话说,学术价值是基石,是根本,它奠定着艺术品的价值,也最终决定了艺术品的价值高度,并直接关系到能否被写入艺术史。明白这一点后,画家们就要认真考虑,接下来究竟该以怎样的姿态来进行艺术研究、创作与经营,而不是只做好市场就够了。那些屈服于市场和资本,对学术以及艺术的本体创作等表现出轻视、傲慢或虚伪的样子的艺术家,只是在暴露出自己的无知以及修养的困乏,最终将会失去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素养和资格,只能是风光一时。

最近面世的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创作工程首批25件力作,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和好评。记者发现,创作这批作品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国家主流艺术创作机构。对此,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院长施大畏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主题性作品对艺术家的原创创作力是一大考验和提升。作为一个有出息、有追求的国家主流艺术创作机构的艺术家,不能完全为市场所左右,而应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真正能体现一个艺术家创作水准的还是那些发自艺术家内心、与时代气息紧密相关的原创作品。那些题材重复、画法雷同的所谓迎合市场的商品画,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没有多少价值;对收藏者来说,其意义也不大。

原标题:也说艺术的底线问题

  其实无论是艺术的底线,还是艺术家的底线,归根结底都是做人的底线问题。因为一切艺术都是人的艺术,都是人所从事的艺术。怎样的人往往具有着怎样的价值观、艺术观和创作观,包括其对艺术的认知力、思考力、判断力等。倘若人的原则和底线一旦突破或丧失,艺术的底线自然就会受到影响。

编辑:汪珂宇

施大畏说,应该承认,在目前的体制下,社会上最优秀的美术创作人才,大多集聚在专业画院、专业艺术院校等国家主流艺术创作机构。这些美术人才,一方面有国家主流艺术创作机构的金字招牌可以依托,一方面本身的创作水准不俗,因此,随着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猛发展,其作品的身价在市场日涨。艺术品市场本身并没有错,我们的艺术家适度参与也是应该的。但是,也应该看到,现在某些人过分看重市场,被艺术市场的浮躁所囿,其创作为市场所左右,长此以往,受内心驱使真正想创作的作品可能越来越少,而市场程式化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艺术的原创力也因此而弱化。施大畏认为,作为国家主流艺术创作机构的艺术家不能仅仅因为画卖得好就沾沾自喜,他们应该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创作出一批真正无愧于时代、能够传之后世的精品力作。

人们在很多展览现场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某水平不高的画家在举办展览的时候,总能邀请到众多企业家、评论家,以及大小媒体等济济一堂,为其站台、吹捧。每每出现这种情况,不禁会听到这样的感叹:当下的艺术圈究竟怎么了,艺术的底线究竟在哪里,艺术家的底线又在哪里?

  的确,从事何种门类与题材的艺术、坚持怎样的艺术观念和主张、创作什么风格面貌的作品等,其实都是由艺术家来决定的。如何选择、考量、取舍,如何坚守必要的标准、原则和底线等,这都和做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没有了那份坚守,丢失了做人的底线,思想品格等出了问题,可以肯定地讲,多么糟糕的艺术行为及作品,哪怕是恶俗的、粗鄙的一类,都能做得出来,也都敢做得出来。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并美其名曰“个性”“风格”。

而为了鼓励艺术家的原创创作力,施大畏认为应该建立国家收藏当代优秀艺术作品的机制。上海这次策划、组织和实施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创作工程,也是对国家收藏当代优秀艺术作品的一个成功尝试。施大畏说,现在不少地方也有一些国家专项资金用于收藏艺术品,但大多是收藏古代、近代或者现代艺术家的艺术品,很少用于收藏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这就造成了两个后果:一是不少当代画家的优秀作品流失在市场上,国家机构收藏的作品数量有限,即便收藏也不一定是艺术上有代表性的作品,而这些作品大多还是依靠画家无偿自愿捐赠的;二是无法有效地通过奖励机制鼓励当代画家积极参与创作一些重大题材的作品。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创作这批作品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国家主流艺术创

关键词:

上一篇:现当代艺术拍品TOP50排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