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早前的作品中,也是第一位作品被美国大都会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19-11-29

眼前是展望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拼凑着不锈钢碎片,悉心复制他一记大锤击石造成的崩裂後果。此景令我回忆1994年的另一个画面-展望也在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进行着一项复原工程,清洗柱子、粉刷墙壁裸露的砖块暴露了断壁,支撑着无顶蔽荫的危楼;四下里如战後之废墟;拆迁推土机与艺术家近在咫尺,消灭着这块土地上残存的历史建筑。一切皆为发展清障;中国重建,同时在摧毁。而在这幢老楼重归尘土前,细心的艺术家为它入土前最後化妆。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两个作品相隔几近二十年,而在二十年後的今天,视历史为阻碍的发展观继续横行中国。经济发展被默许为不争的硬道理,大家继续抛弃旧传统而慕趋新潮。

原标题:凤凰艺术 | 睽违九年,这是展望2019年的首次隐身!

展望个展海报

他是中国当代雕塑家中身价最高的艺术家。在中国艺术家中,他的作品第一个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永久收藏。5月11日, 他的个展《园林乌托邦》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这是中国美术馆在奥运会前夕,计划举办的两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个人大型展览之一,另一位艺术家是蔡国强。同时,这也是展望本人规模最大的展览。13 日,展望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说:“艺术家就像医生,要给社会看病,我希望我的艺术能提醒人们,不要愚蠢的将矛盾分开。轻和重,俗和雅,精神和物质,都不能分开。”

展望在近期展览回头关注破坏的粗暴力量。在老北京的瓦砾上,高楼拔地而起,阻蔽了回返过去的想象;居民深信他们的新居就是将来被铭记的历史,而他们追求的新生活正是北京的未来。那些散落在展望的白纸上、纪录着艺术家暴行的碎石块,也像北京的新大厦一样透过闪亮的不锈钢获得新生命,可是命运却跟新区重建不同;不锈钢碎石无法摆脱过去,不能化为全新的另一个开始。暴行经记录、整理,最终定格。犯案现场被重新复制,并得到艺术光环之照耀破碎的石块将被赋予更珍贵的生存价值,变成被艺术膜拜的对象,进而成为最适宜进驻北京新建大楼的陈列品。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中雕塑实验领域的代表人物,展望的艺术有着以简单材料形态营造复杂问题的特质,他的艺术像是一场不断寻找平衡的实验游戏。

展望:《无所遁形》展览日期:2012.10.26-12.02地点:长征空间

5 月11日下午,这天正好是星期日。这时,中国美术馆按展望的想法,精心摆放着闪亮的不锈钢假山石,成了一处华丽、梦幻、金属感的乌托邦式园林。

横向比较之下,两作品间的区别逐渐浮现。在早前的作品中,对于城市的记忆和感怀使得旧区的破坏格外令人心痛。但在这次击毁大石的作品中,并不存在文化感伤。如果被打碎的确是一块颇具艺术价值的文人石,那定许会令人惋惜。但展望选择不这么做。也许他不忍,又也许多年来他已学会从破坏的震撼中抽离,转而进行更为抽象、宏观的思考。这让我饶有兴趣,促我又想起他另一早期作品。

他是中国当代身价最高的观念雕塑家,也是第一位作品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永久收藏的中国艺术家。对于展望本人来说,他从未停止更新和挑战。他的雕塑语言始终在前进,他的创作如同大爆炸之后宇宙的膨胀,一种艺术家主体性的自生,从原本之初往外的生长和扩展。

怎样在无形中创造有形,将有形置于无形?艺术家展望将在长征空间以版画、雕塑、影像和装置等艺术形式,通过对不同材质的巧妙运用及极具挑战的布展方式向观者呈现独特的经验。

中国美术馆门口的小广场上,摆放着一座两米多高的不锈钢“仙山”,阳光下,被打磨得锃亮的不锈钢表面反射出耀眼的光。

1994年,中央美院校址被卖给开发商,清拆在即。同年,展望在美院拆迁场址举办个人展览,展出了一系列以树脂加固成人形空壳的中山装。展出现场有如仓库,满是黄土和脚手架,一个个空壳或置于地上,或悬于半空。观众也许会想起金蝉脱壳新生命破蛹而出;但也同样可联想到庞贝古城尸骸被凝固在死前的瞬间。在庞贝遗迹和展望的作品中,展现了被凝固的时间。新的生命并非更美好地脱蛹而出,而是定型为寂灭的来世,仅仅为了被制成标本、被珍藏而存在。或许这是一种富于诗意的隐喻,喻指将来进驻那些新建的混凝土大楼的新人?我们不得而知。如果说艺术品必须依靠美术馆而得到升华,那么逃过拆迁劫数的遗骸塑像充其量只能作为被遗忘时代的艺术遗迹。

▲ 艺术家展望,摄影:姜晓明

有形与无形的互换

此次展览不但是中国美术馆今年主办的重点展览之一,也是展望个人艺术生涯中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一次展览。艺术家选在这样一个日子举办个展,希望能借此对自己走过的艺术道路做一次系统的回顾和梳理。

展望的1994年中山装空壳与现时大受欢迎的不锈钢石山作品,也有形式上的相似。不锈钢石山取假山石或文人石为原型,艺术家先将石头翻制成铁坯,然後用多块不锈钢板在铁石上敲打,拓印出假山石的形状,最後再将钢板焊接成整体。对比早期的中山装作品,不难联想不锈钢石山同样是文人石的遗骸。虽然在不锈钢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死亡意味更为隐晦,但同样仍是转向生命寂灭的存在。文人石的天然流动生机被锁定在闪亮的标本中,陈列于美术馆内,可以解释为艺术家对文化传承的失望。事实上,他最早制造假山石是在1995年,在针对中央美院拆迁的雕塑系联展上出现当时他用雕塑泥所塑的假石,布置在美院拆迁现场。

无论是艺术家最为大众熟知的 假山石系列以镜面的不锈钢拷贝了传统文人石,为现代人提供了跨越古今的视觉经验;还是2017年首次于上海龙美术馆举办的个人艺术生涯最大的回顾展上所展示其代表性创作语言之外的另一分支;亦或者是2018年3月在考特斯洛沙滩雕塑节上尝试的第五次《浮石》艺术计划。近年来,艺术家所呈现的展览无不展示出展望旺盛的创造力以及不断追求创新的心态。

展望试图打破平视的观感,从雕塑概念出发以全方位视角重新审视微观物质之间的角度、距离、比例等问题,以作品的实际形态和概念空间来探讨物质的有形与无形。

展望,北京人,1962 年出生,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1995 年起,展望从古代园林假山石中获取灵感,开始创作“不锈钢假山石”系列。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和完善,这一系列已成了他最具代表性、最被世人关注的作品,也让艺术家本人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家在世界艺坛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如若没有现代艺术空间的情境,展望的微妙用意也许变得无法识别。其不锈钢石山的功能也同样难以分辨它们究竟是艺术品,还是与其原来的文人石一样,可能只用于装饰?细考天然的文人石在传统社会的艺术和装饰功能,可以看出传统中国对艺术的定位 。

▲ 展望《应形》的创作过程

有形化为无形:展望将小石块一次或几次用铁锤砸碎,置碎石于镀镍镜面材料之上,或将石研磨成粉做成纸,两者结合而成的版画仿佛爆炸结束后的碎片镜像展开在二维的土地上,而这恰如其分的延续了展望的宇宙观--时间物质都是形的存在,不以我们所认知的某一个毁灭的时间点而消亡。本展览的另一件作品是一个人造水晶铸成的石头被重新契合在原本的材质中试图使这个形式消失,但在灯光反射中原本石头的造型却得以还原。无论自然石块、还是人造水晶石块,都是自然之形的再凝固,被破坏后积攒的能量重被释放,形被重新组合,佐证着展望反形式的无限可能。

为了这次展览,展望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准备,各种细节都一一考虑到,不锈钢的金属感作为展望作品最主要的元素和特点,被运用到展览的各处,画册、请柬、展厅布置??

当一块天然石被选中为艺术品,它的自然属性即被转化,变成另一种形态的存在。这种艺术的转化纯粹由情境的转换造成,而该转化透露了中国传统中特有的文化信息及审美取向。试将文人石与欧洲传统艺术相比,两种文化对创作的不同态度就很明显。在中国的美术品只需鉴与赏就能成立,而非一定要由作者创造。也就是说,天地间的奥妙幻化万千,均可在世间寻得。风水学持近似的立场,龙脉 不局限于某些特定的历史圣地,而是到处可见。因此,文人石即是将灵山具体化的艺术品。它不像民族学关注的物件,因其神力而受到崇拜文人石既不辟邪,也无神力它仅仅被尊为艺术品,一件有美感的物品。作为有美感的物品,它反映了中国文人的立体美术观;作为艺术品,它象征了自然的力量,于静态中呈现了乾坤的运动。它是自然界的内在能量的具象体现,化无形为有形,捕捉时间之状与态。

▲ 2018年3月,展望艺术作品《浮石》于西澳cottesole沙滩雕塑节4x6x2m 不锈钢拓,摄影:Rechard Watson

化无形为有形:一道光柱贯穿长征空间的两个个展厅,展望建构了一个压迫感知的死寂:反形实验空间。在一个通常被认为看不到任何物质的空间里,空无一物不代表形的不存在。而光照下的浮尘就是艺术家抓捕到的时间与空间流影之形,也是所有发生过的存在。

除主办方中国美术馆和协办方长征空间所提供的场地和人员的协助之外,这次展览几乎所有的开销都由展望支付,据说仅开幕式一天,就花费了40 万美元。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卢杰说,如果把展望参与的国内外大展全部写在A4 纸上,会写满16 页,而国际艺术经验最为丰富的蔡国强“也不过18 页纸”。

天然的文人石表示了自然之神力是存在于俗世当中。文人石常置于厅堂或案头,也通常会作为庭院或室内装饰。它不像西方现代艺术的祖宗从神龛转入美术馆,更不会被目为神圣。通过文人石,可以看到中国对精神世界的态度,是如何与日常生活联系。

在2019年开年之际,艺术家展望也将于2019年1月12日至2月17日与台湾诚品画廊推出个展「隐」。展览将展出艺术家自1994年起至2017年所创作超过二十件作品。本展览主要延续2017年上海龙美术馆举行的「展望:境象」大型回顾展,从最早期的《中山装躯壳》、标志性的《假山石》、《小宇宙》、录像作品《心形》到晚近的《石隐》、《隐形》,一次梳理展望不同时期的创作脉络。

而寂静黑暗的空间中,还置放着录像装置,如慢镜头般的海底世界影像,在追逐石头的沉与浮中留给观众很多寂静中的想象。其实,艺术家一直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定义的展览,一个以思考过程为呈现的展览。

不锈钢园林:闪闪发光的物质生活

展望为石头打造不锈钢的壳,改变了这种对无形能量的有形体现,改为金属的拟似品。金属雕塑进而成为美术馆中的当代艺术品,同时宣布自然力量与家居空间切断联系。

▲ 心形/Heart,录像,2009

展望试图向观者传递这样一条信息你在观看,其实你身在其中。

进门右手边的1 号展厅中展示的是新作品《ATM 搜神机》。展厅中央摆放一个不锈钢巨型胶囊,而巨型胶囊四周摆着六个同样被做成胶囊形状的ATM机。这不是展望第一次运用“药”这个元素,在2006 年的上海双年展上,就曾有展望的作品《佛药》。人们可以将一张“搜神卡”塞进机器,就可以开始寻找世界上各种宗教、各个地方的神,如果找不到你想要的,就还可以自己操作,输入你所信奉的神的名字, “造”一个你所需要的神出来。

现代发展带来的破坏是展望两个较早作品的契机。他以艺术抗议现代化的破坏力,以使作品在现代展厅博得一席之地。对现代性的不满跟现代艺术似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展望的作品表示:艺术抗议不是现代化的解药;艺术作为觉醒,也是为艺术本身推进的事业。

▲ 石隐/Concealed Rock,12件,亚克力、树脂,2012

艺术家心中的形

与1 号厅相对的2 号展厅,摆着《都市山水——看新北京》。这是用大量不锈钢锅盆、餐具、饭盒,堆积、排列而成的一座北京城的微缩景观。对北京熟悉的人可以一眼从中认出故宫、国家大剧院等标志性建筑,而调羹和刀叉整齐的排在“街道”上,如同高峰期的车流。

展望1994年在推土机前的专心修饰,和他今天面对碎石的耐心拼贴,或可解读为对破坏力的两种看法。前者的徒劳反映命运之感伤,後者则以现代手法回应中国传统美学。二者的共通之处,则是对不可避免的既成破坏之接受。文人石象征了流动无形的自然之力凝聚于有形的固体,当其被摧毁时,此能量又被再次释放。如此说来,若形乃石之本,《小宇宙》则是以破为立的反形式作品。

▲ 拓地2/Impriting Terrain2,不锈钢,100100cm, 2015

世间万物都是有形的,或都以形的形式存在。对于形,并非你不想它就不存在,如同收不回你的欲望。消失,沉寂,归隐,寂灭,空灵,都不能彻底消灭形的存在。凡存在过的皆无所遁形

从外部望去,北京城像是一个椭圆形的罗马竞技场:老城区平坦低陷,外部的新城区则一座比一座高。展望索性就在不锈钢城的外围添设了一圈展台,人们可以坐在站台上居高临下的观看“竞技场”中的一切。在这个城市中,没有自然,一切都是现代化的产物,展望说,“站在其中,你看到的是闪闪发光的物质生活。”

展望的悉心细作为了抓捕时间的流影,从而捕捉因变所带来的破坏力。他的作品便是对反形式及其无限可能的佐证。如果说多年前的中山装遗骸已透露端倪,那么这次创造性爆裂产生的大石遗骸同样描绘了毁灭的空洞,以及过往时代在混沌中的耀眼亮丽的死亡。这便是展望的宇宙留下的吊诡之悬想,一个未有定论的议题。

本展览有多件作品首次于台湾曝光,其中1994年的《中山装躯壳》系列作品是展望创作的开端,他为布制的人体空壳穿上中山装并将之固定,以挣扎的外在形态与空洞的内核,隐喻当代社会和文化所处的困境。2009年的录像作品《心形》,是展望以雷射笔打向不锈钢材质的作品《拓地》后,再反射到墙上形成的画面。虽然他长时间屏住呼吸并保持静止状态,心脏的跳动仍然使得画面千变万化。在创作这件作品时,展望感悟到观念艺术流行之后,人有多少想法,就有多少相应的「形」,因而这件作品成为影响展望日后创作的重要启发之作。

关于展望

3 号厅摆放了一组假山石群,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园林景观。纯白色的大厅中,不锈钢假山石按照古代园林的构成规则,错落有致摆放在一起。展望甚至还使用干冰制造烟雾,营造一种仙境的气氛。观众行走其中,如腾云驾雾。展厅另一边有一个屏幕,播放着展望在特定的公共空间实施艺术计划的录像装置、影像记录等。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早前的作品中,也是第一位作品被美国大都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