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不胜数俄罗斯音乐大师也深切地碰到了中华守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19-12-28

图片 1

胡擎坦承毕业后选择留在这里是出于对圣彼得堡这个城市的喜欢,七年的留学时光让自己早已适应。在这里可以静静地画着自己喜欢的作品,作为一名刚刚毕业不久的画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平静更重要了。只有静下心来做出的作品才是长久的。图片 2  《女青年》 60cm×50cm 油画 2007年  圣彼得堡和北京有8000多公里的距离,四个小时的时差并未对已在这里生活了七年的胡擎造成太多与国内联系的不便。胡擎出于对俄罗斯艺术的热爱,高中毕业后毅然决定留学俄罗斯,很难相信现在被许多人称为老派陈旧的俄罗斯艺术会对一个80后的年轻人有这么深的影响,而他所考取的列宾美院则在世界四大美术学院占据着沉甸甸的分量。胡擎坦承毕业后选择留在这里是出于对圣彼得堡这个城市的喜欢,七年的留学时光让自己早已适应。在这里可以静静地画着自己喜欢的作品,作为一名刚刚毕业不久的画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平静更重要了。只有静下心来做出的作品才是长久的。  胡擎,1986年生于北京。1999年进入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属中学。2006年毕业后留学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  记者:您最早接触俄罗斯艺术是在什么时候?在中央工艺美院附中学习期间,学校的教学是否带有某流派的偏向?和最早一辈国内老艺术家完全继承俄罗斯的现实主义风格相比,作为80后的一员,您觉得在国内学习的阶段,苏派的影响力是如何体现的?  胡擎:最早接触俄罗斯艺术是在刚上初中的时候,邻居有位搞美术的叔叔送给我一些巡回画派的老画册,那是我第一次和俄罗斯艺术亲密接触。在工艺美院附中受俄罗斯艺术影响的多是一些年长的老师,他们的青年阶段正是苏联艺术对我国影响最深的时期。而年轻的老师则更喜欢西欧的艺术流派,经常介绍一些在我看来更加新颖的东西。那时我很喜欢德国画家弗洛伊德,就是受一位年轻老师的影响。  苏派真正影响我是在上高中的时候,那时经常去央美附近的书店看书。无意中看到了尼古拉费欣的画册十分喜爱,当时认为画就应该这样画,开始萌生了去俄罗斯学习的念头。  记者:高中毕业后在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下您决定自费留学俄罗斯,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决定,很难相信俄罗斯艺术能对一个80后的年轻人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胡擎: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向往列宾美院,偶然从同学那里得知,中国学生也可以来列宾美院学习。当时过于迷恋俄罗斯的写实绘画,和家里说自己一定要去俄罗斯上学,那时还很天真地和妈妈讲了徐悲鸿去法国留学的经历,认为艺术家就应该去闯荡开阔眼界。父母对孩子真的是无私的,家里经济不是很宽裕,他们是借钱送我出来的,最后把住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供我上学。很幸运有这样支持我的父母,谢谢他们为我做的一切。  记者: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是世界知名的艺术圣地,入学前的憧憬和期待与入学后的实际情况有哪些差异?现在回想,当初您是否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胡擎:差别还是很大的,因为当时在国内对俄罗斯艺术了解得太过局限,只知道巡回画派,来到这里才发现原来俄罗斯艺术形式是这样的丰富多彩。上学这几年,对俄罗斯各个时期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都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开阔了眼界,这些都是我之前预料不到的。  记者:2009年您成为了第一位进入贝斯特洛夫个人领导的大型纪念碑型油画工作室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能否介绍一下这个从字面上看略带主旋律气息的工作室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胡擎:这是一个壁画、油画相结合的工作室,贝斯特洛夫是当时学院最年轻的院士,师从俄罗斯著名人民功勋艺术家梅尔尼科夫,他是工作室之前的领导者、苏联画坛的领军人物。贝斯特洛夫的作品也经常在中国展出并被收藏。工作室的油画和壁画创作都是大幅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历史题材创作,这和贝斯特洛夫本人的绘画风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贝斯特洛夫并不是教条主义,他欣赏我们每个学生自己的东西,所以工作室的特点在列宾美院来说也是独树一帜的,强烈的色块、明亮的色调、严谨的构图,是我们工作室的主题。  记者:俄罗斯艺术在世界上的地位一直受到某种程度的质疑,对于苏派当初在中国的影响力许多人也都觉得有些过于夸大,作为在俄罗斯顶级艺术学府有过七年留学经验的人来说,您是如何看待俄罗斯艺术的?  胡擎: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会有质疑声音的存在。喜爱俄罗斯艺术的人会把它神圣化,不喜欢的会把它妖魔化。其实艺术本身并不冲突,而在于看它的人。列宾美院是一所非常好的艺术学院,在这七年里的绘画基础教育,为自己以后的画家之旅打下了坚实基础。很多人看俄罗斯艺术还是停留在一个很老的阶段,认为就是像巡回画派那样,像苏联时期那样,这样是非常不客观的。俄罗斯的艺术一直在变化,外界看来列宾美院一成不变的教学体系也是在变化的。上学期间我们所做的就是基础课程,毕业之后又各自进行新的探索,并不是一成不变延续学校里面所学的东西。  记者:您在列宾美院的毕业创作《正月花灯节》从画面上能看出很重的中国民俗题材与列宾式人物构图的结合,当时校方对您这件作品有哪些具体的评价,中国传统类的绘画题材和内容在俄罗斯有怎样的反响?  胡擎:中国的传统绘画是非常受俄罗斯艺术家欢迎的,他们很赞叹我们的艺术形式,很多俄罗斯画家也深深地受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从而改变了很多画家的绘画理念。列宾美院极其鼓励中国学生进行中国题材创作,有的导师认为中国学生就应该画自己祖国的题材。当然他们看我们艺术的角度也有局限性,甚至认为每个中国学生都会画水墨工笔。院方对《正月花灯节》有很高的评价,俄罗斯艺术研究院和列宾美院还为我颁发了嘉奖。校方认为画面中体现出了中西艺术结合的主题,色块构成很好地运用了所学的理念,又结合了中国传统绘画方法,另一方面构图上也做到了严谨,在俄罗斯绘画中画面构图是非常被看重的。  记者:在材料使用上,您似乎对坦培拉有着特殊的偏好,加之您早期从事壁画和古老的马赛克制作,您的创作仿佛带有一种考古的情结?  胡擎:其实在俄罗斯坦培拉是非常常见的天然材料而且历史悠久,早期的教堂壁画以及木板圣像画都使用坦培拉,如今也有很多画家用它在画布上创作。它的覆盖性和附着力都很强,调合起来颜色也很稳重。  我很喜欢古老的艺术,但还谈不到考古情结。我喜欢历史,我觉得经过岁月的沉淀艺术作品又会增添许多当时没有的韵味,每当我看到这些古老的艺术品时会联想起当时的时代背景,感叹艺术家的伟大。  记者:在毕业后您选择留在圣彼得堡,这里的生活学习对您来说一定有着很深的意义。而国内热闹浮躁的艺术行业也确实有许多机会,这种情况下您是如何权衡的?  胡擎:离开学院后开始独立创作,这是每一位艺术家都要经历的。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年轻的艺术家需要坚定的信念和静心的沉淀。实际上我经常会回国看看,通过朋友了解国内艺术行业的情况。艺术家之间的交流对自己的创作是非常有帮助的,开阔视野的同时也能看到自身的一些问题。俄罗斯的画家们也是如此,这里经常会举办各式综合画展,成为艺术家们良好的交流平台。我很庆幸能够在中俄这两个不同的艺术环境下进行创作,并向大家展示自己的作品。在哪里创作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信念,把作品做得更好。

俄罗斯文化对中国的影响至今仍然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法匹敌的!多少中国人被普命金、托尔斯泰、契诃夫、高尔基文学巨作感染得潜然泪下,多少中国人沉醉于柴科夫斯基、格林卡、肖斯塔科维奇、普罗科菲耶夫、拉赫马尼诺夫等音乐大师美妙的旋律中,又有多少中国人拜倒在列宾、苏里科夫、列维坦、谢洛夫等绘画巨匠壮丽的画作面前。俄罗斯曾是整整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崇拜的文化圣殿。

《女青年》 60cm50cm 油画 2007年

曾经有一位中央美院的老画家说:他至少可以一口气说出一百个俄罗斯画家的名字。这一点也不夸张,俄罗斯美术对中国的全面影响有着特定的历史因素。

圣彼得堡和北京有8000多公里的距离,四个小时的时差并未对已在这里生活了七年的胡擎造成太多与国内联系的不便。胡擎出于对俄罗斯艺术的热爱,高中毕业后毅然决定留学俄罗斯,很难相信现在被许多人称为老派陈旧的俄罗斯艺术会对一个80后的年轻人有这么深的影响,而他所考取的列宾美院则在世界四大美术学院占据着沉甸甸的分量。胡擎坦承毕业后选择留在这里是出于对圣彼得堡这个城市的喜欢,七年的留学时光让自己早已适应。在这里可以静静地画着自己喜欢的作品,作为一名刚刚毕业不久的画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平静更重要了。只有静下心来做出的作品才是长久的。

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知识分子开始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文化,这当然包括西方的美术,油画和西方写实性雕塑在此时传入国门。但由于中国不停的战乱,使包括徐悲鸿在内的少数从欧美毕业归国的油画家在中国美术界不能形成很大影响,这些油画家们大多只创作了一些小型作品,更无法在中国建立现代美术教学体系。新中国成立后,欧美各国对中国实行经济文化的封锁,只有苏联慷慨的给予中国各方面援助。在美术方面,俄罗斯美术就成为了中国西学的唯一窗口。一方面中国政府派出了大批美术留学生,其中绝大多数在列宾美术学院学习。他们学习於约干松、阿尔尼柯夫、涅普林切夫工作室,得到了列宾美院艺术家的耐心指导,虽然中国学生入学时基础并不好,但几乎都以全优的成绩毕业归国,中国学生的勤奋好学也得到了列宾美院先生们的赞许。他们中间的许多人成为中国著名的艺术家,象油画家罗工柳、李天祥、全山石、肖丰、林岗、苏高里、张华清,雕塑家钱绍武、董祖怡、曹春生、司徒兆光等,列宾美院的毕业生在新中国的美术理论界也空前活跃,并成中国美术界权威人物,其中以邵大箴、奚敬之为代表。另一方面苏联政府向中国派出最优秀的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其中梅尔尼柯夫先生就曾赴中国武汉任教三个月。马克西莫夫先生在北京中央美院开办的马克西莫夫训练班,聚集了当时几十位在中国已经有一定基础的青年艺术家。两年的时间,马克西莫夫先生不仅将绘画技法、艺术理论、创作方法传授给中国学生,更将俄罗斯美术教育体系的精华带给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他们中间包括了当今最知名的中国油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原中央美院院长靳尚谊先生,中国油画协会主席詹建俊先生等。

胡擎,1986年生于北京。1999年进入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属中学。2006年毕业后留学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

当时苏联政府还向中国赠送了涅普林切夫的《战地休息》等苏联美术作品,这些文化交流工作在中国掀起了学习俄罗斯美术的热潮。50、60年代苏联的美术书刑在中国随处可以买到,象梅尔尼柯夫的《幸福的田野上》、《觉醒》,莫依谢言科的《红军来了》等最新代表作马上就成为了中国青年艺术家学习的样本,甚至在火车上、汽车上随处能看到印成招贴的俄罗斯油画。当时中国人习惯地称苏联为老大哥,老大哥的美术从那时起对中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的影响,这首先是反映在美术教育方面。中国的美术院校全面地接受了苏联的美术教育方法,比如在造型艺术专业,将素描、色彩、创作列为最基础的题程,将课堂写生和摆设模特做为最基础的训练手段;在素描教学中全面学习契斯恰科夫教学体系,这一体系几乎影响了中国美术教育近三十年;在创作方面,新中国需要能够反映中国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艺术品,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与模式比欧美十九世纪之前的现实主义艺术更适合于中国美术创作。中国文化部、美术馆、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按当时苏联的模式组织创作了一大批革命历史题材的作品,这些作品也达到了相当的艺术高度,许多作品能够明显看到苏联美术的影响。比如,詹健俊先生的《琅琊山五壮士》中雕塑般的纪念碑式创图,就能看到梅尔尼柯夫先生《波罗地海军誓言》的影子。

记者:您最早接触俄罗斯艺术是在什么时候?在中央工艺美院附中学习期间,学校的教学是否带有某流派的偏向?和最早一辈国内老艺术家完全继承俄罗斯的现实主义风格相比,作为80后的一员,您觉得在国内学习的阶段,苏派的影响力是如何体现的?

由于政治关系,苏联与中国兄弟加同志的关系在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逐渐瓦解了。一些列宾美院未毕业的中国学生遗憾地回到中国。但苏联美术体制对中国影响的惯性一直持续到八十年代初。在这一阶段,中国美术界已经失去了直接向苏联继续学习的可能性。但列宾美院的毕业生和马克西莫夫班的学员继续传播着苏联美术教育方式,那些早已深入人心的俄罗斯美术作品继续影响着中国艺术家,俄罗斯美术教育方法从中央美术院传播到各地各美术高院乃至美术大专中专。渐渐的由中国人相互传授的苏联美术教学体制形成了一个特定的模式,从当时质量不高的印刷品中认识的俄罗斯画作在中国人头脑中也形成了一个固有的概念,中国人便习惯地把这个自我认定的俄罗斯美术称之为苏派美术,而俄罗斯美术教育体系当然就是苏派教学体系了。但这个苏派概念带有了相当程度的偏激认识和片面理解,比如,认为苏派素描就是光影式的长期素描,苏派的色彩就是高级灰调子,苏派的创作只有主题性、文学性和情节性等等。

胡擎:最早接触俄罗斯艺术是在刚上初中的时候,邻居有位搞美术的叔叔送给我一些巡回画派的老画册,那是我第一次和俄罗斯艺术亲密接触。在工艺美院附中受俄罗斯艺术影响的多是一些年长的老师,他们的青年阶段正是苏联艺术对我国影响最深的时期。而年轻的老师则更喜欢西欧的艺术流派,经常介绍一些在我看来更加新颖的东西。那时我很喜欢德国画家弗洛伊德,就是受一位年轻老师的影响。

一九七九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使西方的花花世界一夜之间进入了中国人的视界,在美术方面从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表现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纷至沓来,中国美术界开始躁动了,很多年轻艺术家、评论家开始探讨艺术的多元性、当代性,而他们认为传统是阻碍艺术向当代发展的绊脚石。在美术界前卫艺术家把矛头指向苏派,认为它是束缚中国美术发展的绳索,所以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美术界掀起了反对苏派的高潮.

苏派真正影响我是在上高中的时候,那时经常去央美附近的书店看书。无意中看到了尼古拉费欣的画册十分喜爱,当时认为画就应该这样画,开始萌生了去俄罗斯学习的念头。

我们就是在这一时期来到列宾美院学习的。在我们出国前,很多老艺术家对我们寄予了厚望,而一些前卫年轻艺术家却认为我们在俄罗斯只能学到过时的东西。刚到俄罗斯时,列宾美院严格的教学管理和严谨的艺术要求使我们很不适应,甚至有些反感,但随着深入的学习和了解,我们看到我们在造型能力等方面和俄罗斯同学的差距,我们认识到艺术传统在当代美术创作中的重要性,认识到扎实的基本功是保证艺术发展的基础。我们看到列宾美院有一整套非常完整的并经过时间考验的教学体制,使它在250年来最大程度地继承了从欧洲文艺复兴到俄罗斯民族美术的优秀传统,同时又在传统的基础上逐步走向当代。比如,列宾美院素描教学就不仅具有契斯恰科夫教学特点,更大量吸取从文艺复兴以来传承的结构素描体系之营养,中国人理解的苏派的光影素描也并不全面,因为反映在列宾美院教学中,光影只是观察和表现的手段,而并不是目的和标准。在色彩教学方面,列宾美院的教学从没有要求所谓的高级灰,实际上色彩的唯一标准是色彩关系,而色彩关系是建立在色块之间相互比较的基础上的,在色彩教学中,每个工作室的主张也有所不同,教师贯彻教学主张的最重要的方法就是通过导师摆设模特。在创作教学中,列宾美院的先生们最强调的就是构图,任何细节都要符合构图的要求,而从没有过分强调的主题性、情节性。在列宾美院学习的六年间,我还有一个强烈的体会:就是列宾美院的教学强调传统但并不保守,强调基础但也重视艺术形式和语言,比如在梅尔尼柯夫先生的教学中同样非常重视形式美。体现在素描教学中,非常重视结构素描的张力和素描技法语言的美感.;在色彩教学中梅尔尼柯夫先生不仅重视和谐统一,同时强调色彩的对比和单纯,更重视色块间的构成美感;在创造教学中,梅尔尼柯夫先生从不限制创作形式,无论是架上绘画、湿壁画,还是镶嵌壁画的语言都可以运用,同时吸纳了许多装饰艺术语言和东方绘画语言的形式美。因此梅尔尼科夫先生的弟子中既有别西科夫先生这样较传统的现实主义画家,又有租波夫、秋文、克拉夫佐夫、这样呈现出多样的当代绘画语言的架上画家,有列宾、乌拉罗夫等具有俄罗斯装饰风格的壁画家,又有碑斯特罗夫这样体现俄罗斯力量与精神的当代壁画家。

记者:高中毕业后在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下您决定自费留学俄罗斯,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决定,很难相信俄罗斯艺术能对一个80后的年轻人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此外在俄罗斯学习的六年多,我还访问过许多艺术家,参观了很多学校,看了许多展览。我发现当代的俄罗斯艺术是五彩缤纷、非常多缘的,有现实主义艺术、抽象主义、装饰艺术,甚至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等,而每个艺术团体、学校都相互保持各自的独立性,维护着自己的传统,比如莫斯科和彼得堡的学院派就有所不同,彼得堡学派更重视吸取文艺复兴以来欧洲的审美传统的营养并努力使之和俄罗斯文化相融合,带有高雅唯美的艺术品格;而莫斯科学派更推崇俄罗斯土生土长的现实主义艺术,更强调民族气息,更贴近俄罗斯人民的生活,所以列宾美院和苏里柯夫美院在教学宗旨上也有很大差别。在俄罗斯学习的6年使我认识到:俄罗斯美术比中国人头脑中苏派丰富的多、多缘的多、博大的多、深厚的多。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数不胜数俄罗斯音乐大师也深切地碰到了中华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