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在央美演讲现场,他认为PS的诞生标志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20-02-02

  4月16日傍晚,著名美藉英国画家、摄影家大卫霍克尼来到中央美术学院,为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我的观看主题的讲座。

图片 1

靳尚谊教授靳尚谊教授与广大学子畅谈素描与艺术

图注:大卫霍克尼在央美演讲现场

4月16日下午六时许,美藉英国画家、摄影家大卫霍克尼走进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带来了一场我的观看主题的讲座。讲座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主持

作为素描60年大展央美系列学术活动的压轴之作,2010年4月9日下午2时,我院老院长、著名油画家靳尚谊教授素描与艺术的深度专题讲座在学院美术馆国际会议厅举行。此次讲座特邀著名评论家邵大箴教授和油画系副主任孙逊老师为评议人,副院长徐冰教授为本次讲座的主持人。 讲座开始前,美术馆会议厅已空前爆满,可容纳380人的国际会议厅座无虚席,站无空地,一些闻讯赶来的媒体朋友为了听讲座在现场站了两个多小时。正如徐冰副院长所说的那样:在多个院系的同学已经离校下乡写生的情况下,这样一个学术性讲座能够吸引这么多同学、朋友前来倾听,可见靳尚谊先生的个人魅力之大。 关于举办这次讲座的初衷,徐冰副院长讲到:非常难得请到了靳尚谊先生来做这个讲座,让同学们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我们身边的大师,靳先生将以他学习的亲身经历,为我们解读关于素描作为西方艺术的一种描绘方式,来到中国后,在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在一个同样强大又截然不同的文化语境里,中国艺术界是如何对待它的?在我们多变的社会阶段中、在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的进程中,它起到了哪些作用,其结果又是怎样的?素描与中国传统绘画、设计、综合艺术等门类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靳尚谊先生本次讲座的内容分为 素描的基本概念、素描包含的内容和素描在当代的意义三部分,他用朴实的话语将自己几十年来对素描认识过程和人生经历娓娓道来。从1949年的北平艺专初识素描至50年代本科时的法国体系到1955年马训班(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简称)的苏联体系;从1979年的西德访问对素描基础重要性的认识到1984年美国之行后新作的完成再到1995年中央美院设计专业的建立......倾听靳先生口述历史,让学子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个学院深厚学术传统的坚实来源。可以说靳先生的学习创作历程折射了中央美院半个多世纪教学发展的历史。 靳先生还深度剖析了欧洲绘画艺术的来源及演变、中西画中线与体积的本质区别、抽象美的来源、写实与表现、抽象美与设计、艺术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等问题。靳先生再次阐述了素描解决的是水平问题,不是风格问题的观点,他强调:要研究欧洲的艺术形式,就要知道它的来龙去脉,一定要研究它的基本规律。不要只研究它的风格,风格都是个人化的,但基本规律都是一样的。风格只体现差别,而基本规律体现水平。

  讲座未开始,现场就被热情的央美师生占满,过道上都站满了期待的人群。大卫霍克尼已经有78岁高龄,但他还在积极进行艺术创作。他在青年时受到过坚实的绘画训练,改变了人类对欧洲古典绘画的认识,甚至在歌剧舞台设计领域也发挥了其天赋。

演讲开始后,大卫霍克尼通过大屏幕为在场的观众详细讲解了自己在创作时的思考和灵感。他认为常见的透视应该是反其道而行的,并非近大远小。他从不同的角度构造自己的视觉世界。在他的绘画中,会借用中国传统绘画的移步换景,包括了不同的角度和场景以及时间空间。他认为PS的诞生标志着绘画的终结。

美术馆会议厅空前爆满邵大箴教授对靳尚谊先生的发言作了评论和延伸

  演讲中,大卫霍克尼通过大屏幕为在场的观众详细讲解了自己在创作时的思考和灵感。通过本人的细致讲解,相信大家也会对他的作品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了解。

霍克尼在介绍他的近期作品霍克尼介绍他的近期作品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与霍克尼对话讲座现场提问环节

谈及素描在中国的发展,靳先生指出,素描在中国的发展是跳跃式的,这与中国片段式引进西方绘画有关。西方绘画在中国实际上是由传统写实到印象派,印象派还没有认真研究,就跳过了现代主义到了后现代,如同中国经济中出现的工业化还没完成就进入了信息化时代一般。由于大家对中西方绘画史缺乏深入了解,在发展过程中难免出现困惑与矛盾,例如80年代至90年代现代主义与传统写实的矛盾、90年以后中国出现的画与不画素描的矛盾等。绘画不会消亡,很多人把传统和现代对立起来,那叫开玩笑!针对那些矛盾,靳先生微笑着如此解释。 面对当代艺术中装置、观念艺术的快速发展,素描呈现出越来越被忽视的倾向,靳先生强调,素描仍然有其存在的重要价值。首先,打好素描基础,可以进行各种具象、抽象形式美的创造;其次,素描课、写生课能让学生理解什么是形式美,这亦有助于为设计领域培养、输送高素质、高修养的人才。概而言之,靳先生认为,缕清历史,才能真正做学问;学好基础,掌握基本规律是关键。 邵大箴教授对靳尚谊先生的发言作了评论和延伸。他指出,素描是西方造型艺术的基础,不论是什么艺术、什么绘画,水平还是重要的,风格是次要的。没有经过传统艺术基础训练的艺术家很难创作出有深度的作品。说到素描与国画的关系,邵大箴教授指出,上帝非常公平,一只手把油画的发明权交给了欧洲人,另外一只手把水墨画的发明权交给中国人,世界艺术的格局也是非常合理的。假如全世界都画油画,不画水墨画,这个世界非常单调。邵大箴教授认为,处理中国画和素描的关系可以有两种思维。一是以古开今,即中国画要保持特色。画中国画不一定学素描,白描可以代表素描,与西画立体造型拉开距离;二是以西润中。中国作为一个泱泱大国、一个有几千年文化传统的国家,她可以有心胸气度吸收外国人的思维方式、西方的造型方法,这对我们中国有益无害。 邵大箴先生最后强调,学院就是学院,学院必须要有围墙。这个围墙和外界既是隔绝的,也是相通的。因为墙有大门,通过这扇门,可以吸收外面的人进来,我们也可以走出去。学院要保持自己的特色,既不能保守,也不能自大,更要向外面学习。 作为靳先生的博士生,此次讲座的另一位评议人孙逊老师指出,对于学艺术的人来说,基础的积累是必须的,对绘画传统的学习和了解亦同样重要。把其规律性的东西学来后,就会在传统当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语言。

图注:邵大箴先生上台与大卫交流

在现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先生表示了对霍克尼绘画的兴趣,以下是双方交流的内容:

孙逊老师发言徐冰副院长主持讲座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卫霍克尼在央美演讲现场,他认为PS的诞生标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