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艺术家的润格公示都写得神采飞扬、性情袒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20-02-09

  润格,古代叫润例,润约,笔单等,指书、画家为其作品所定的报酬标准。现代画家更直接,叫润笔费。

润格指书画家出售作品所列价目标准,又称润例、润约、笔单等。艺术家所制订的润格,是自身价值的确认,亦是个人性情的显露;可以是名传天下的美文,亦能成为美术史的史料。润格,难以释手的妙语连珠,无法绕离的画坛佳话。

  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67岁那年(1759),为自己的作品制定润格,遂成一段佳话,润格原文如下:

在艺术市场领域,可能再也没有比艺术家的真实成交价格更神秘的了。当艺术家对着你喝着天价的茶叶、亲口说一个天价数字的时候,你心里犹豫着要给这个数字到底应该打几个折扣;当你看到不少媒体印制的润格表,你会思虑良久数据到底从何而来;当拍卖行公布艺术家最新的成交纪录,你内心说不定在揣测其中到底含了多少水分;当画廊老板向你推心置腹说起某一艺术家的最低价格,你可能也会以呵呵两声打发。

  大幅六两,中幅四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盖公之所送,未必弟子所好也。若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犹恐赖账。年老神疲,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言语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乾隆已卯,拙公和尚属书谢客。板桥郑燮。

不管怎样,作为市场入门者,面对五花八门的价格与数据,你雾里看花,不明就里、不知所措。我们不禁会问,到底谁能提供权威的数字?艺术家能不能成为信息发布的可靠原点?或者说,艺术家的润格究竟何时能信得过?

  郑板桥的性格中,有一种书生意气的成分,他是一个被情绪思维左右一生的人。从交友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他曾在《自序》中说:板桥平生无不知己,无一知己。其诗文字画每为人爱,求索无休时,略不遂意,则怫然而去。故今日好,为弟兄,明日便成陌路。板桥的润格很大程度上是回避索画者的无奈之举。

将来何时能信得过,我不知道。但至少从前,有一段被信得过的时期。那个时候,就连艺术家的润格公示都写得神采飞扬、性情袒露,读起来也自是爽快,以至于对他们的才华与个性不得不叹服了。

  有人参照史料中的米价记载,推算出当时郑板桥书画的实际价值,其一幅价值六两的大画,可以买到150公斤大米。和现代画家相比,在当时也是物超所值,可见郑老先生并不黑。

润格究竟起源于哪个朝代已无法考订。早在明代,吴门四家之一唐寅就有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之语。清代的郑板桥因罢官由山东回到扬州,生活也渐趋窘迫,便制订了如下出售字画的润格: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账。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板桥先生的文字实际明了、直截了当,对以后画家制订润格影响甚大,并得到众人的模仿。

  近代画家齐白石,也曾自写过润格,制定每平方尺的价位,画中加洋红或写意画中加工笔草虫都要加一块钱。值得一提的是齐老先生在抗战时期,不为日本人画画,自书免画牌贴在大门上,表现了中国文人的民族气节。齐老先生还写过卖画例,算不得润格,其文如下:

在卖画方面,齐白石可是一个沟里洼里都看得见的小气老头。 定居北京后,齐白石多自定润格。在他客厅里,长期挂着1920年写的一张告白:卖画不论交情,君子有耻,请照润格出钱。同年还有一张告白:花卉加虫鸟,每一只加10元,藤萝加蜜蜂,每只加20元。减价者,亏人利己,余不乐见。庚申正月除十日。

  卖画例:无论何人不赊欠不退回,少一文钱不卖,招饮不画,送礼不画,介绍不酬谢刻印亦然。

1931年,齐白石再次公布卖画及篆刻规例,其中不乏严苛之言:余年七十有余矣,若思休息而未能,因有恶触,心病大作,画刻目不暇给,病倦交加,故将润格增加,自必扣门人少,人若我弃,得其静养,庶保天年,是为大幸矣。白求及短减润金、赊欠、退还、交换诸君,从此谅之,不必见面,恐触病急。恐触病急四个字都出来了,你瞧瞧他对讲价格与欠账该是多么深恶痛绝。

  白石老人生于农村,当木匠出身,但令人称奇的是,他写的这个《卖画例》,其实是最符合市场交易原则的,称得上是市场经济交易法则最标准的样板。它以诚信为原则,公开公平公正,不弄虚作假。白石老人在艺术上是顶级高手,他在思想认识水平上,在思维模式上也是先驱。

艺术家谁没几个为自己牵线搭桥的中间人,甚至有时候还求之不得,不惜以重折扣寻觅或挽留。但白石老人却不,他不但不礼遇这些中间人,还偏偏以冷语警示:余不求人介绍,有必欲介绍者,勿望酬谢。言及此,你可以想象他到底是多抠门,多冷漠。但这就是白石老人,一个坦诚得不能再坦诚的人,一个没有丧失低级趣味(钱)同时占有高级趣味(雅)的人。

  鼎鼎大名的画家黄永玉先生在湖南凤凰县家的中堂左侧挂了这样一则启事,也算不得润格,主要是用来回避无休止的索画者。全文如下:

当然,他也是满身傲骨,绝不是那种任由土豪指挥作画的艺术家。比如,他在租住法源寺的时候,就明确写过告白:余年来神倦,目力尤衰。作画刻印,只可任意为之,不敢应人示在1931年的卖画及篆刻规例,也有类似声明,如用绵料之料半生宣纸,他纸板厚不画,指名图绘,久已拒绝。

  一、热烈欢迎各界老少男女群子光临舍下订购字画,保证舍下老少态度和蔼可亲,服务周到,庭院阳光充足,空气新鲜,花木扶苏,环境幽雅,最宜洽谈。

白石老人是有名的苛刻,但当代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物黄永玉。他在润格中十分露骨地表明钞票面前,人人平等,并叮嘱来宾当场按件论价,铁价不二。而对于讲价之人,则会放恶狗咬之,恶脸恶言相向,驱逐出院!我不知道北京的万荷堂里到底有过多少被恶狗咬过的宾客,但可以说得清像黄永玉这样的老先生能如此直截了当地露出恶脸恶言,也算稀有之事了。

  二、价格合理,老少、城乡、首长百姓、洋人土人不欺。无论题材、尺寸、大小,均能满足供应,务必令诸君子开心而来,乘兴而返。

有人在言辞上不留情面,但也有人情致温和,至少不会拒人千里之外。贾平凹先生是著名作家,在字画方面亦有自己韵致。他在自己的润格中提到认钱不认官,看人不看性;一手交钱,一手拿货,总算是实在的话语。而一句生人熟人都是客,成交不成交请喝茶,也大有买卖不成仁义在的雅量。

  三、画、书法一律以现金交易为准,严禁攀亲套交情陋习,更拒礼品、食物、旅行纪念品作交换。人民眼睛是雪亮的,老夫的眼睛虽有轻微老花,仍然还是雪亮的,钞票面前,人人平等,不可乱了章法规矩。

艺术家的润格多是贴在自家屋里,但也有人厚着脸皮在公开刊物发表,比如丰子恺先生。民国时期,他曾公开在名刊《论语》上公布自己的润格及准则:漫画(一方尺以内)每幅三十二万元,册页(一方尺)每幅三十二万元指定题材者加倍,其余另议。丰先生爱财,但也取之有道、有原则,在此文后面就特意强调广告、祝寿、贺婚等字画,除特例外,恕不应属。

  四、当场按件论价,铁价不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纠缠讲价,即时照原价加一倍;再讲价者放恶狗咬之;恶脸恶言相向,驱逐出院!

你瞧瞧,上述名家的润格也写得有声有色,意味深长。读起来可以让人忍俊不禁,也可以让人肃然起敬,同样可以借此追忆某种风尚、某种精神。润格,究竟可以算作哪类文体呢?或许,它完全可以自立门户,与诗、赋、碑、诔、铭、箴、颂、论、奏具有同等的地位与价值。

  五、所得款项作修缮凤凰县内风景名胜、亭阁楼台之用,由侄儿黄毅全料理。

突然一想,假如当前的著名艺术家们都在公开的刊物中发布自己的润格,那该是怎样一派文字的风景?!又该是怎样一种艺术的心性?!

  近10年来,中国的书画市场处于无绪状态,一些人的作品,动辙十几万、几十万一平方尺,人还活着,艺术尚无定论,居然比美术史上名家的作品卖得还贵!2014年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播出后,艺术市场开始正本清源,艺术组织和艺术家开始去官气、去铜臭气,还艺术园地以清静。书、画原本就是寂寞之道。

名家润格一览

  板桥的润格,白石的卖画例,黄永玉的启事,体现的不仅仅是价格,还有画家豁达、幽默的处世之道和做人的原则。那些外靠奸商、内靠贪官的名家们是否也能从中悟出些什么!

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帐。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也。

郑燮 清代著名画家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就连艺术家的润格公示都写得神采飞扬、性情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