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东在《百万雄师过大江》创作中,签订国家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20-02-25

百万雄师过大江布面油画480290cm2009年陈树东李翔中国美术馆收藏

《百万雄师过大江》 2009年 480290 陈树东 李翔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这首脍炙人口的壮丽诗篇《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是毛主席欣悉南京解放、庆祝革命胜利的即兴而作。诗中既写出了革命风暴席卷南京的磅礴气势,展示了人民解放军空前的巨大胜利,也形象地表现了伟大革命家、战略家的胆识和气魄,并以富有哲理意味的诗句,把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同中国革命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向人们昭示了正义的力量必将取得最后胜利这一永恒的真理,虽然至今已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依然盛传不衰,时时读起都觉荡气回肠。毛泽东诗词继承和发扬了我国诗歌传统的艺术结晶,同时也为新中国的文化艺术创作提供了深厚源泉,产生了近现代美术史上一大批家喻户晓的经典作品。同样,百万雄师过大江这一宏大浪漫的题材也不例外,在油画上曾有董希文、在版画上曾有彦涵、在中国画上曾有李可染等大家创作过,留下了耳熟能详的艺术瑰宝。自然,《百万雄师过大江》成为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选题引得众多艺术家竞相投标也就在情理之中。

  6月28日,《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集》首发仪式在文化部隆重举行。创作出《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武警总部美术创作研究员陈树东作为入选作者代表应邀参加了这一美术盛事。

  国家重大历史美术创作工程艺术委员会专家詹建俊、靳尚谊、范迪安、全山石、邵大箴、水天中、王镛、许江等评审《百万雄师过大江》送审稿

  此次发行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集》由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办公室编制,人民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共收录了104件由靳尚谊、詹建俊、冯远、刘大为、杨飞云、陈树东、马刚、王少伦等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组成的豪华创作阵容,把对于文化使命的思考和对精神品格的追求,贯注在对历史精神的追溯和创作技巧的探索之中创作出来的优秀作品,呈现了当前我国主题性美术创作的最佳水平。

陈树东在《百万雄师过大江》创作中

签订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委托创作责任书

  由中宣部具体指导,国家文化部、财政部共同组织实施、获得国家财政1亿元资金支持、历时5年完成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自2009年9月22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展以来,迅速在社会各界尤其是文化界引起轰动,被誉为既给人以心灵的震撼,也给人带来艺术的享受,是以美术作品表现的复兴之路。组织之细致、投入之巨大为历次主题创作之最,创作力量之强、反映主题之广为新中国美术史之大观,必然也注定使这次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美术主题创作载入史册。而在102件大题材、大画面、大制作、大手笔宏篇巨著中,我们不难发现,由陈树东、李翔创作的以气氛浓烈气势豪纵为特色的、以群像塑造为特征独特体格的史诗般巨幅油画《百万雄师过大江》,强烈的视感、诗意的表现、鲜明的风格在战争题材的油画作品中显得异常突出,体现了现实主义多样表现和个性化表现的可能性,是新一轮历史画新思维、新语言的时代印记。同时,该画作带给人们的对久远战争的反思、对艺术创新的思考都远远超出了一件美术作品的本身,呈现了新时代美术宏大叙事的又一精品力作。在2007年`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他的选题是`百万雄师过大江'。如何在新的时代找到表现这一题材的切入点,陈树东运用了宏阔的尺幅,以展现千帆竞发的激烈场景,更用了浓郁的色彩,特别是黑与红、黑与白碰触相间的视觉旋律,构成强烈的形式张力,使这一题材有了新款的当代表达。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馆原馆长范迪安撰文指出,在当代油画家群体中,陈树东的风格显然是独树一帜的,在雄浑朴茂的风格语言上,他能把控大场景的空间,也能作小幅细微的表述,这说明他在美学形式上已经形成自己的观念,这种观念在他那里是长期酿化的自然结果。而把他的艺术放在中国油画的当代图景中,可以看到他为中国油画的当代形态做出了贡献。

  录入《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集》的巨幅油画《百万雄师过大江》是陈树东和李翔经过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艺术委员会对申报者的能力和草图进行严格审查和数次筛选,从1000多位参选者中脱颖而出,历时两年多时间创作完成的。《百万雄师过大江》采用写意的方式来表现历史,再现战争画面,摆脱了就事论事的局限,避免了简单的歌颂和记录,将战争作为一个严肃的主题上升到了人性的高度。陈树东、李翔如是说,主要突出百万雄师的气势,除了画面效果要有震撼力之外,在绘画语言、绘画材料上要应该有所创新。同时,希望把历史画的重心从历史真实转移到艺术真实上来,使《百万雄师过大江》不完全是靠它所再现的历史事件来感动观众,而是通过作品本身的艺术感染力来触动观众的灵魂,引发人们的思考。并将在画中实现一种斑驳、遥远、模糊的历史感。陈树东先前曾这样表示创作初衷。为深度诠释其艺术创作,陈树东继在《美术》2010年第02期约稿《印象历史的追忆》中对此详尽:一是以艺术真实性突出历史印象感。在画面中削弱了典型的个体形象,而着力强化了整体氛围的渲染,极力呈现百万雄师过大江那种惊心动魄的历史瞬间,以突出历史印象感和沧桑感。二是以个性化模式强化符号语言。在坚持写实这个前提的基础上适当借鉴一些表现主义的的艺术手法来表达自身内心感受和审美追求。以轻松的笔触追求跳动的节奏和律动感,笔触与笔触之间以自然的衔接方式呈现颜料的厚重感、材质感,以及以整体的走势创造一种雄浑粗犷的力量感。三是以模糊形象的小人物反映重大题材。以整体力量感的营造而故意削弱了个体形象,甚至因笔触和材质美感而掩盖或模糊了他们的具体形象。

  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说过,一切历史都当代史。美术亦然,伟大的时代理应催生杰出的艺术家,创作出更多的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成功创作恰好地印证了这一道理,甫一推出便引起美术界的普遍好评和广泛关注,并持续发酵到今天。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油画学会主席詹建俊认为,陈树东在表现重大主题方面,他的语言特点比较突出。他的画有较多的大场面,他不去具体细致地描写,而强调总体的氛围与艺术手法的结合,在似与不似之间。这里面就有艺术的魅力,有艺术家提供给观者的想象空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邵大箴评价,《百万雄师过大江》选择了用船帆、江浪等强劲有力的线条和浑厚的色调,组成富有动感的构图,突出渡江大军在船民的协助下乘风破浪、势不可挡的气势,用有限的场面反映了这一动人心魄的史诗般的历史事件。在他作品独特的表现性的油画风格中,我们也清楚地看到,重神韵、重精神的中国写意绘画体系对他艺术创作的影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座谈会上谈到,同样是《百万雄师过大江》,以前董希文的那幅经典非常写实地描绘红军渡江的决心和斗志,而此次画展中的陈树东、李翔的作品,非常写意,人物与船帆、江水浪涛用大块泼墨完成,营造了很强烈的战争氛围,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历史场面,但却做到了艺术的真实。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直言,如何把历史人物塑造好,把历史事件的精神表达好,又要放得开,是个未尽的课题。这次创作也出了很多好的作品,比如油画《1937.12.南京》、《百万雄师过大江》等都很好。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苏高礼指出,历史题材是用现代人的眼观恢复历史面貌,这是一个很难的课题。陈树东的军事绘画做得很好。他没有具体去刻画历史人物的着装、工具等,而用了一种理想性概括性的方式去描写历史的场景和面貌,省略了具体的细节却捕捉到了一些重要的特点。他的作品表现的是一种氛围,当然这要依靠观念的塑造去体现,有鲜明的氛围感。画家会受到现实生活的影响,然后将现实的影响和历史结合起来进行创作。在他的画面里,不管是场面还是人物,都给人一种壮美的感觉,很有精神面貌。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主任李延洲坦言,在表现手法方面树东接近表现性与表现手法之间,没有超出架上具象,但是不属于写实,也不属于完全的表现主义。我所庆幸的是,这条艰难的路由于他的热爱而闯出来了。《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理论研讨会上分析,写实主义应该说是我们这次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的主流,当然这种主流里面又融进了很多当代创作的成果。像《百万雄师过大江》,几乎完全用的是表现主义的手法。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出现,都带有这个时代的审美特征。并就其艺术手法进一步诠释:《百万雄师过大江》这样一个题材是非常难处理的,如完全写实,这里有很多的帆布可能画的劲头很对,但是整体的气势出不来,就是说这种作品很难进入一种历史。所以我觉得树东的作品最好的,就是借助于图像能够把我们带入历史。但是你仔细看他的作品,你会发现里面那些人物刻画是一种粗犷、写意的做法,甚至我们可以感受到像珂勒惠支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我们在西方近现代的作品里面可以找得到。但是这样的一些艺术的观念,真正中国家画能够表现中国的历史、人物、故事的时候,真正需要艺术家的创造。所以我们除了解读表现主义,解读它对图像的吸收,还要看到它必然会吸收中国的写意的方法,或者意象的方法,他的这种所表现的手法,跟蒙克的作品,包括跟基弗的作品并不完全一样,表现了一种生命的张扬。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执行主编殷双喜觉得,陈树东他的画能一下子被记住,就体现了画本身很有意思。陈树东更多地描绘的是一种历史氛围,一种历史的回响。如同交响乐与大合唱,你听到的是一种旋律和声音,而歌词并不清楚,他并不是把歌词唱给你听。我的感受是艺术家用油画描绘出一种历史的声音,在这方面它就跟音乐有关系,是对历史画做了一定程度的抽象和提炼,要画出历史的味道或者历史的温度。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余丁讲到:在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当中,《百万雄师过大江》当时印象非常深刻。表现历史题材的创作像这样表现的手法和创作其实不乏其人,当然包括中国美院有一批这样的作品,但是这件作品我觉得可能在整个的图像的解构上面更加的深入。其他的一些历史题材的东西,我们还是没有完全脱离具象,没有完全脱离图片,但是这个作品更加深入的注重了语言的表达。中国美术馆研究员徐虹点评:他的《百万雄师过大江》效果宏伟,画面大量采用直线结构,表现一种排山倒海的英雄主义气势。画面酣畅痛快而又沉重,通过厚涂的肌理变化获得斑驳色彩凝重的效果,又有粗犷的苦涩味。这表明他对战争的态度和看法是多层面多角度的,他的作品让人难以忘怀,并不仅仅是势如破竹的所向披靡,还有浓厚的悲壮意味,在胜利的欢歌中还渗透着汗水和眼泪。江苏省美术馆研究馆员马增鸿也通过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随感例证《中国历史画的新突破》:陈树东、李翔合作的《百万雄师过大江》,以大写意的笔触和色彩恰如其分地创造出群帆竞发、雷霆万钧的时代氛围,撼人心魄。等等。作为新时期致力于历史题材创作的艺术家,陈树东在视野和信息方面显然已经有了很大超越,他身上不仅有传统军事历史画创作的脉络和烙印,而且也渗透和融入了当代艺术观念、创作形态的积极影响,他找到了一种具有个性特征的表述历史的艺术形式,作品所彰显的表现性、写意性语汇,是内力的爆发,精神的升腾,充满意味和力量,有一种沉淀之后的纯粹与凝重。

国家文化部长蔡武颁发油画《百万雄师过大江》收藏证书

上一页 12 下一页

  此画在中国美术馆一经展出便在美术界引起较大轰动和广泛关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委员邵大箴在《雄浑的表现性风格陈树东的油画创作》一文中评价,《百万雄师过大江》,选择了用船帆、江浪等强劲有力的线条和浑厚的色调,组成富有动感的构图,突出渡江大军在船民的协助下乘风破浪、势不可挡的气势,用有限的场面反映了这一动人心魄的史诗般的历史事件。接着指出,在他作品独特的表现性的油画风格中,我们也清楚地看到,重神韵、重精神的中国写意绘画体系对他艺术创作的影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镛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座谈会上谈到,同样是《百万雄师过大江》,以前董希文的那幅经典非常写实地描绘红军渡江的决心和斗志,而此次画展中的陈树东、李翔的作品,非常写意,人物与船帆、江水浪涛用大块泼墨完成,营造了很强烈的战争氛围,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历史场面,但却做到了艺术的真实。并在其撰写的《当代中国历史画创作的复兴》一文中再次点评,陈树东、李翔的油画《百万雄师过大江》写意式的构图和表现性的笔触,在战争题材的油画作品中异常突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直言,如何把历史人物塑造好,把历史事件的精神表达好,又要放得开,是个未尽的课题。这次创作也出了很多好的作品,比如油画《1937.12.南京》、《百万雄师过大江》等都很好。同时肯定,以气氛浓烈气势豪纵为特色的《百万雄师过大江》等现代风格的实验,体现了现实主义多样表现和个性化表现的可能性,是新一轮历史画新思维、新语言的时代印记。美术博士、《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理论研讨会上一语中的,从技术层面对其创作手法进行透析,写实主义应该说是我们这次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的主流。当然这种主流里面,又融进了很多当代创作的成果。像《百万雄师过大江》,几乎完全用的是表现主义的手法。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出现,都带有这个时代的审美特征。著名美术理论评论家、江苏省美术馆研究馆员马增鸿在《中国历史画的新突破读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随感》中也深有感触,陈树东、李翔合作的《百万雄师过大江》,以大写意的笔触和色彩恰如其分地创造出群帆竞发、雷霆万钧的时代氛围,撼人心魄。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陈树东在《百万雄师过大江》创作中,签订国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