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看鬼打架,油画人物作品的创作都是画家本人

作者: 艺术气息  发布:2020-04-16

  油画创作分两种思路,一是创作的作品为了迎合他人的感观需求,而取悦他人;二是创作的作品出自作者内心有感而发,以特有的艺术魅力感染他人。我是力求走后一种思路。

图片 1油画是一种绘画视觉艺术,欣赏油画的同时还能给人带来赏心悦目的视觉体验,也可以引导人们去探索画家心中的思想。油画人物作品的创作都是画家本人对客观世界的理解,能反映出画家对客观世界探索的过程。那么,你对油画人物作品欣赏过吗?你看过油画人物作品图片吗?下面,爱藏网的小编就来给大家详细介绍油画人物作品欣赏,一起来看看油画人物作品图片吧。油画创作中对意象的创造是以油画为媒介表达作者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愫,反映一种写意精神。油画创作中对意象的创造表达了作者在油画创作中对追求艺术神殿的美好热情。从意象创造的审美来看,油画创作要追求画面的“意境”。画没有“境”,不能引起人们的想象和联想,意就表达不出来。在油画创作的实践中,首先,艺术家要感受生活,在生活中寻找艺术灵感,追寻意象的来源,在油画中表达现实生活,使作品感人至深,引发共鸣。其次,要选择一种表现的工具与材料,用情感的思想在脑中深化拓展,进行主题构思,然后能够通过技术的运用来表达作者内心深处的感受。绘画是一门造型艺术,中国画造型的最高境界是“形在似与不似之间”。形似与神似是艺术学的创造,是作者对物象观察感受再创造与提炼的结果。意象造型要尊重对象的客观特征,同时加入自己的主观感受,打破客观物象的局限,打破“随类赋彩,传移模写”的造型方法,能动地把客观物象进行变化,追求透过事物表象,对客观对象做相应的处理,做到“似与不似之间”。油画创作中的意象创造是造型与写意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使命不是复制自然对象,而是表现内心对客观事物的一种主观感受,画家面对物象时,由于某种审美因素而激发出表达的冲动,常以粗犷的线条、简练奔放的笔触、鲜明的色彩,运用多姿多彩的技法,体现主观情感,带来动人的艺术形象和深刻的艺术含蕴。例如吴冠中的油画就是以线性结构作为构成画面的主体,同时借鉴中国画的表现手法,把油画与水墨进行结合。绘画中的色彩是传达艺术精神的重要形式之一,也是视觉艺术的一种形式语言,它承载着精神因素,具有文化性。从意象创造的色彩审美上看,油画创作中的色彩显得具有强烈的主观情感化,它不只停留在固有色的描绘上,还摆脱了光的限制,打破了严谨的画风,画面色彩更加纯粹,使之具有人性化与生命力。意象油画以艺术美感为标准,加入了画家主观意愿的“物我融一”的表现性色彩,以色彩与色彩之间形成美感的效果为依据,追求色彩浪漫、优美、悦目、雅致、梦幻等,具有地域特征和人文特征。绘画是一种视觉语言的表达方式,它以画面的形式来倾诉自我,以经历的空间来感悟生活。中国绘画以线造型,线条是中国绘画的精髓。意象化油画将油画笔触书法化,讲究笔性、笔意和笔韵,作者将带有书法式的笔意和笔韵融入油画当中,以色点、色线、色束并置的办法将中国画中的诗化语言视为标准,时而朦胧,时而清新,动心之处随时成篇,创造出一种耐人寻味的意境美,追求完美的艺术特色,在增强其表现力的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绘画的文化内涵。通过爱藏网的小编对油画人物作品欣赏,以及对油画人物作品图片的分享,相信大家此时此刻已经被油画人物作品的魅力所吸引。油画人物作品的创作者可以将自己的精神与情绪用线条在绘画上表达出来,所以每一幅油画人物作品都是值得我们去深思,去研究的。

图片 2

  印象派以前的油画,大都接近逼真,细细描画,无论远看、近看,都很严谨周密,这是一种创作风格,但在我看来,这些油画大多太匠气,难写胸中逸气,工笔与写意之间无争衡。我认为,美术作品不但要表达出美感,更重要的是要抒发出作者的情怀,并以作品给人以启发。创作境界的高低是评价作品的重要因素,作品的逼真、精致都只是手段,关键看作者要给人们传达什么,这是创作关键之所在。

远看西洋画,近看鬼打架。这是我国人民最初接触西洋油画时的观感,这种油画大概是指近乎印象派一类的作品。我在初中念书时,当时刘海粟先生到无锡开油画展览,是新鲜事物,大家争着去看,说明书上还做了规定:要离开画面十一步半去欣赏。

  油画创作有时需要细腻,逼真是不必多说的。但油画艺术中粗的、黑的、浓的一路创作手法,也大有可议、可说之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打架一路。

印象派及其以后的许多油画,还有更早的浪漫派大师德拉克罗瓦的作品,都宜乎远看。有人看德拉克罗瓦的《希阿岛的屠杀》,觉得画中那妇人低垂的眼睛极具痛苦的表情,但走近去细看,只是粗粗的笔触,似乎没有画完,他问作者为什么不画完,德拉克洛瓦回答说:你为什么要走近去看呢?

雨后复斜阳240x180cm2005年

远看有意思,近看这乱糟糟的笔触中是否真的只是鬼打架而已呢!不,其中大有名堂,行家看画,偏要近看,要揭人奥秘。油画这画种,并非只满足于远看的效果,近看也自有其独特的手法之美,粗笨的材料发挥了斑斓的粗犷之美,正如周信芳利用沙哑的嗓音创造了自己独特的跌宕之美。

  有人说远看西洋画,近看鬼打架,这的确是我周围人看这一路油画的观感,浪漫派大师德拉克罗瓦的作品,都宜乎远看。有人看德拉克罗瓦的《希阿岛的屠杀》,觉得当中那妇人低垂眼睛极具痛苦的表情,走近细看,只是粗的几笔笔触,似乎没有画完,她问作者,为什么不画完,德拉克罗瓦说你为什么要走近看呢?由此可见,油画创作的关键是在于作者想以什么样的手法表达内心世界。

贵州人出差到上海,吃不惯清淡的偏甜味的菜,自己要带一罐浓烈的辣酱。同样,有人不喜欢雅淡的水墨画,爱油画的浓郁。梵高作画用色浓重,他在乡村写生,儿童们围拢来看,当他将大量浓艳的油彩从瓶里徐徐挤到调色板上时,儿童们惊叫起来,那游动着的彩色动物首先就具刺激性的美感,难怪有些画家的调色板本身就是令人寻味的。这种五颜六色的材料美已显示了油画之美,正如大理石和花岗岩自身的质感美已具备了雕刻之美。

  为了表达整体的视觉效果,构思创作时要突出空间、气氛及微妙的色彩感,有时甚至近乎幻觉。欣赏油画大都需要保持一定距离看,才能从中看出手法与描图大异矣!远看有意境,近看鬼打架,这其中大大的有名堂、有学问。一幅好的油画作品,鬼打架中打的是交响乐,粗重笔的材料发挥出斑斓粗犷之美,好似地方戏秦腔用沙哑的噪音创造出独特的悲、壮之美。其实不择手段,实际是择一切手段,不同的美感要用不同的手段来表达,这是当代绘画艺术的特征之一。

一见倾心的情况是确实存在的,我早年看陈老莲画的人物,就一见倾心,看梵高的画,也一见倾心。作为美术品,首先要争取观众的一见倾心。一见倾心决定于形式,但形式之中却蕴藏着情意。这画属什么派?每同亲友们看西洋画,他们总会提出这个老问题。西方油画五花八门,看不懂时只好归到它们所属的派系里去存疑。画家们在对人生、对自然的探索过程中,有共同倾向时形成过各式各样的派,但愈到现代,派的区别愈不明显,一人一派,个人特色却永远是作品的灵魂。看一幅风景画,那画的是黄山吧,我们要看的不是黄山,黄山的彩色照片多的是,我们要看的是从作者灵魂这面镜子里折射出来的黄山。在艺术上,儿子不必像老子,一代应有一代的想法,艺术上的重复是衰落的标志!管他什么派不派,只看作品的效果!

入城式300x220cm2005年

尤脱利罗的风景画更富有中国的诗情画意,他画那些小胡同的白粉墙,虽带几分淡淡的哀愁,却具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幽静之美。油画并不是洋人的专利,土生土长的中国油画没有理由自馁,祖国泥土的浓香将随自己的作品传遍世界,闻香下马的海外观众必将一天比一天多起来!

本文由188体育手机登录页发布于艺术气息,转载请注明出处:近看鬼打架,油画人物作品的创作都是画家本人

关键词: